鎖究竟該如何定義?智能鎖存在的實際價值是什么?

2019-05-07  來自: 西安朗通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瀏覽次數:227

  智能鎖,有很多屬性:五金、家居、電子……從廣域的概念講,智能鎖通常被劃分到安防產品之類。個人認為,這種分類是有些偏差的。

智能鎖廠家

  如今,很多廠商都在主打安全概念,標稱自己的產品從鎖芯構造、制造工藝和智能聯動上都具備很高的安全等級。這種說法,總感覺有些不對勁。


  固然,國家對于“電子鎖”的要求,主要是從安全角度出發的。但從營銷角度講,智能鎖主打安全牌,是不是一條值得深耕的道路,有待商榷。


  鎖的本質


  要討論智能鎖的安全概念,首先要厘清其實質的屬性。有人會提,智能鎖不就是一個安防產品嗎?難道這還存在異議?


  長期以來,智能鎖作為安防產品的定義已經深得人心。很少有人會去質疑這樣一個問題:智能鎖不把安全做好,還叫智能鎖嗎?換句話說,相比傳統五金鎖,智能鎖不就是拔高了安全等級嗎?


  要不然,廠家為何大力宣傳指紋模塊的安全性,鎖體的堅固性,鎖芯的復雜性呢?這些都沒錯,都是一個產品做好做強的先決條件。


  但問題是,在現代人的生活中,智能鎖的安全屬性到底占據了多少?把安全作為第.一購買決策因素的人又有多少?


  我認為,鎖發展到今天,從產品角度來說,它是個安防產品;但從商品角度來說,它就是個“開門工具”。


  3000多年前,伴隨著私有制的誕生,木制鎖具在中國就已出現。東漢時期的鐵制三簧鎖改寫了古代安防產品的歷史,后世沿用了1000多年。


  而近代的鎖具,是西方國家的舶來品。其中,1848年美國人耶魯發明了彈子鎖,其兒子后續于1860年前后改進了父親的發明,并申請了新的專利。彈子鎖經過一系列發展,最終成為全球應用最廣泛的鎖具。


  而趨勢是,鎖作為一種門禁系統,正在逐步失去獨立性。在古代和近代,鎖具是防盜工具,“開門工具”是門把手。


  如今,入戶門的鎖、門把手融為一體,既起到開門的作用,也起到防盜的作用。某種程度上說,你買智能鎖,其實是買了一個“智能門把手”。


  “開門工具”


  上文的提法,估計顛覆了一部分人對智能鎖的認知。智能鎖這個產品,你可以說是帶把手的鎖,也可以說是帶鎖的把手。


  這樣提的目的,是想讓大家認識到一點,那就是智能鎖裝到門上后,它到底起到了什么作用?換句話說,你把五金鎖替換成智能鎖的初衷是什么?


  在我看來,智能鎖存在的價值,共有三點:


  一、取締鑰匙;


  二、讓開門、鎖門的動作更簡單;


  三、與其他智能產品的聯動。


  而安防,并不是核心價值。這與很多廠商的營銷方向或許背道而馳,但作為一個消費電子產品,智能鎖在工業設計和功能設計上,已經徹底與傳統五金鎖劃開了界限。安防,已經不是它的終極使命。


  如果對于智能鎖,我們還在像以前的五金鎖那樣強調安全的話,似乎有些開歷史倒車的意思。如今的智能鎖,更應該叫做一個“智能門把手”。因為被智能化的部分,都集中在門把手上。鎖芯還是那個鎖芯。


  對于我個人來說,我選擇智能鎖,主要看顏值、手感和做工。智能化程度的高低,以及品牌,并不是我最關注的因素。當然,如果我欣賞的品牌進入了智能鎖領域,還是會有些“愛屋及烏”。


  《說文解字》曰:鎖,門鍵也。可見,鎖最初的定義,就是門的一種打開方式。私有制誕生后,新的生產模式催生了防盜需求,鎖只具有安防屬性。


  如今社會,因為買了一把鎖就認為家里安全了,是讓人啼笑皆非的。極端地說,如今的入戶門鎖,其身份驗證意義,可能要大于其對私有財產保護的意義。


  安全是營造出來的


  安全是個多維度的問題。一把鎖十分堅固,但盜賊可以選擇從窗戶進入。真正的安防,不是等盜賊來撬.鎖,而是當他靠近的時候,系統就已經發出了警報。


  在美國,家庭安防從來不靠鎖,而是靠一個聯網的具有多重傳感設備的報警系統;在智能鎖最普及的韓國,智能鎖主要被裝進了公寓市場,而公寓的門鎖顯然是用來驗證身份的。注意,身份驗證不等于安防。


  一個住宅的安全,不可能寄托在一把鎖上。真正的安防,是由一個完整的智能家居子系統構成的。智能鎖,只是其中的一個負責入戶門這邊的硬件。


  難道,廠商主打安全牌就錯了嗎?當然不是。安全這個概念,是可以做文章的,但并不是從傳統的防盜理念入手。


  這個安全,應該是安全感!


  什么是安全感?是304不銹鋼?是超C級鎖芯?是銀行級指紋識別?這些,只是錦上添花。對于一款智能鎖產品來說,安全感是營造出來的,不是造出來的。


  比如,門把手的手感、開門時的電機聲、關門時的喀嚓聲、輸密碼的按鍵聲等等感官體驗,以及整個智能鎖外形設計給人的分量感。


  就目前來說,能在安全感上營造得很好的產品,鳳毛麟角。因為這些細膩的感覺的營造,真正考驗的不是產品集成能力或研發能力,而是制造能力。


  能在門把手下壓的阻尼感上下功夫去研究的,肯定是講究的廠家。


  在生活中,我最喜歡的一種機械聲音,就是柏林地鐵站的車票打卡機。把票插.進去,你會聽到一種十分悅耳且給你滿足感的敲擊聲。


  這種工業化的聲音,不知是刻意而為之,還是機械原理自然所致。總之,這種聲音給人一種“這東西肯定很皮實”的認知。


  我們講中國智造的概念。智能對我們來說不是問題,問題是造。光造出來不行,還得讓人有安全感。

极速快3技巧